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林建敏
  |  
字数:3665
  |  
阅读量:

一、问题提出的背景

(一)文言文教学的意义

新一轮的教改向我们提出学科核心素养的概念,语文素养是学生学好其他课程的基础,也是学生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的基础。新课程性质与地位里明确指出: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发展。

文言文源远流长,它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最丰厚的载体,多年来,文言文在初中语文教材中的比例高达百分之三十左右,在中考赋分上同样占有百分之二十五左右,是中学语文教学中不可忽视的一个板块。学习文言文,事实上就是对中华文化最直接的了解和传承。它可以培养学生热爱祖国的语言文字,继承先贤的优秀精神文化,锻炼创造性思维,提高思辩和表达的能力。文言文教学在语文教学占据重要地位,是培养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有效途径。

(二)文言文教学的现状

新教材的编写对文言文在数量、编排、题材等方面进行了不少大胆而有益的探索,有力推进了文言文教学,使文言文教学生态得到了积极的改善,但文言文的语言形式年代久远,学生缺少学习文言文的语言环境,仅靠教材中的文言文篇目还不能够满足学生文言文学习的需求,需要我们教师自选其他适合的课外文言作为课内教材的有益补充。

同时教师传统的文言文“教读一一解词--串讲--翻译”的教学方法,把馍嚼细再喂给学生,学生就像婴儿似的,只是张嘴吞咽。这种把鲜美的食物嚼得无味的“满堂灌”、“注入式”“填鸭式”教学,忽略了学生的主体性,因而学生普遍对文言文产生畏惧感,缺少学习文言文的兴趣,教师需要改变我们的课堂样态。

基于此,笔者认为要培养学生文言文核心素养,教师必须解决“教什么”和“怎么教”的问题。

二、选材与教材的关联

(一)选材遵循的原则

1.尊重教学目标

《语文课程标准》除了在“总体目标”中要求学生“认识中华文化的丰厚博大,汲取民族文化智慧”外,还在第四学段(七至九年级)的“学段目标”中明确要求:“诵读古代诗词,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注重积累、感悟和运用,提高自己的欣赏品位。”

基于《课标》的目标要求,教师要选择文质兼美且文字规范的文言文作为教材的有益补充,让学生多读,通读诵读,培养学生对文言词语、文言句式敏锐的感受。

2.尊重教材

统编教材的使用有力推进了文言文教学,使文言文教学生态得到了积极的改善,所以先要解读教材。这里强调两个问题,第一要看教材里“有什么?”第二要看我们想用教材“教什么?”也就说先要从微观层面解读,即从一篇课文或一个单元的层面去解读,看看课文或单元中包含着怎样的认知价值,如语言知识和技能训练价值、思想品德教育价值等等。然后是从宏观层面解读,也就是从一个学期、一个学年乃至整个学段去解读,才能把握好教材的整体和局部之间的关系,理解编者的意图等等。唯有做到上述两点,我们在选材时就能“有材可选,有材可依”,把教材和选材形成有机的整体,使之融合一体。

(二)选材与教材的关系

我们的选材和教材必定存在“联系点”———选材往往是教材的补充或延伸,在文体主题、题材、人物形象、表达方式、表现手法等要素中有一个或多个相同(相近)之处;同时,选材和教材之间必定存在着“可比点”——或同中求异,或异中求同。

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注意选材和教材内容难易程度要相当。比如七下教材中有《世说新语两则》,根据教材内容,笔者当时选取了两则相互关联、相互印证、相互阐释的《世说新语》的《杨氏之子》。它们不仅同一出处,而且主题一致,都涉及少年儿童的早慧,这样教材内外形成一个有机整体。

三、教学要结合教学发展进行素养发展的层级化设计

我们在教学中强调学科核心素养,学科的核心素养,都与思维有关,而思维的发展应该是有层级性的。所以,我们教师的教学要基于不同的学段不同的特点,结合教学发展进行素养发展的层级化设计。也就是说,我们的课堂教学,不只是一节孤立的课堂,我们的课堂是有延伸的----课内到课外的延伸,低年段到高年段的延伸,低阶思维到高阶思维的发展延伸。教师要根据不同年段的学生学情,讲究教学的策略。

笔者根据不同学段的特点,从七年级到九年级对初中三年文言文的课堂教学进行思考和研究,结合教学发展进行素养发展的层级化设计。

1.七年级“故事激趣,点思维之火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发电机同期并网调试经验谈
本土文化认同与回归的价值思考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