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罗昊
  |  
字数:2038
  |  
阅读量:

又是一个夏天,窗外的知了也忍受不了这炎热的天气,哼哼唧唧起來。我慵懒地从冰箱里取出一块红中带青的西瓜,轻咬下一口,没有丝毫甜意,倒多了几分酸涩,不免心中感叹:再也吃不到那熟悉的味道了。伴随着窗外的知了声,思绪穿越时光,回到那童年。

在我家乡,童年里印象最深刻莫过于那一片乐土了。那时外公还健在,只是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已经没了年轻时的刚毅,却多了几分慈祥。他总是不分寒暑地打理着他的瓜田,仿佛是在呵护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童。而我呢,也爱着那瓜田,总是趁着外公不注意,偷偷溜进去,看着将近半亩的瓜田布满了绿油油的西瓜,喜不自禁。最小的不过排球大小,大的却比人脑袋还大,各个散发着一种特有的、混合着泥土气息的味道。

随意走到一片瓜间,我总会拍拍这个,敲敲那个,学着外公听西瓜的声音。“嘣嘣”声意味着没熟,“咚咚”则意味着熟透了。可还没研究到一半,不远处就传来外公的大嗓门:“小捣蛋,是不是又跑瓜地里耍去了,可别把我的宝贝瓜砸烂咯!”随即就看到他高瘦的身躯出现在瓜田的入口处。见我抱着一个大瓜,他快步向我跑来,又担心着踩到哪个躲在叶里的瓜,小心翼翼地蹦跳着前进,声音却是早早传来了:“快放下哟,这个是快熟了的,小鬼可真会挑!”看他十万火急的表情,我反而更不怀好意地将怀中的瓜抛上抛下来吓唬外公,然后再依靠着灵活的身体飞也似的跑掉,只留下吹胡子瞪眼的外公留在田间。

瓜田存在的意义无疑是有瓜吃,吃瓜必先开瓜,而对那时的我而言,开瓜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表演,若问开瓜有什么好表演的呢?当然有!这可不是拿着把西瓜刀,切开就了事的,而是外公的独门绝技——徒手劈瓜。现在想想,当时想吃瓜,更有一大半原因是为了看外公开瓜吧!

每每开瓜时,一家人都围坐在院里的树荫下,拿着蒲扇,悠然自得地扇着风,等着外公左拎几只,右拎几只大瓜过来。我也会跑上去,乐滋滋地帮外公抱一个瓜,生怕多上一个瓜的重量就会压垮外公似的。紧接着,外公让我去把瓜洗洗,他则要为施展他的独门绝技做些准备活动。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随手抱起一个,跑到水龙头前,随随便便地冲一下,又赶紧去拿下一个,唯恐时间不够,要错过外公的开瓜表演。

匆忙洗完,便坐到“观众”席位上,看着外公活动筋骨,伸伸手,蹬蹬腿,再扭扭脖子,卖弄着他的大嗓门喊道:“开瓜咯——”目光炯炯地扫视我们一圈,然后一脸神气地蹲在瓜前。此时端坐着的我会突然跳起,跑到瓜前仔细地检查一番,看看外公是否趁我洗瓜时做了手脚,外公则一脸佯怒:“小家伙还不信我啊!”却依然耐心地让我检查完。然后,外公会一把把我搂过去,用他那灰白硬胡碴好好地把我的脸扎个遍,一脸笑意地看着我说:“外公没作弊吧?”再拍拍我的屁股,让我到一旁观战去。接下来,便是重头戏了,只见他左手扶住滚圆的西瓜,右手五指并拢,大拇指向内弯曲,做出一个标准的手刀。此时,外公脸上的嬉笑已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专注。手刀高举过头顶,忽的,外公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因为手中蓄力,外公略显苍老的额头上更显出许多皱纹纵横交错。紧接着一声暴喝传入耳中,随着外公右手砍落瓜皮的一瞬间,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刀势”却未减缓,依旧满蓄力量地向下砍去,此时的红色瓜肉已隐约可见,“咔嚓”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却显得悠长,伴随着几滴殷红的汁水溅出,被劈成两半的瓜已经摆在我的面前。

外公就这么三两下就劈好了瓜,大家的赞叹声不绝于耳,不服输的我又怎能落后呢?我兴奋地跑到一只瓜前,学着外公一脸专注的模样开起瓜来。身旁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不似赞叹,在我听起来却是嘲笑,那时的我“手刀”不过五六厘米长,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也劈不开眼前这个大西瓜啊!最后我只好在大家笑得人仰马翻的时候,红着脸,逃也似的抱起外公劈好的瓜跑进厅里去了。那半个瓢似的瓜,抱着就啃,大半个西瓜,愣是让我全撑下去了。因为实在是甜得不行,汁水又多,甚至为了喝里面的西瓜汁,我连头都埋了进去,然后仰起脖子喝,却因为太急了,汁水直接浇了我一脸,无奈只能贼头贼脑地跑出去洗脸,心中默默祈祷着别引起注意,,但我笨拙的行动反而引起了外公的注意,正吃着瓜的他,指着我满脸红色的西瓜汁,笑着说道:“哟,关公转世啊!”随后又是一阵哄笑……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发电机同期并网调试经验谈
本土文化认同与回归的价值思考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