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鲍辑
  |  
字数:285
  |  
阅读量:

宋代魏野的诗是这样咏啄木鸟的:

爪利嘴還刚.残阳啄更忙。

千林蠹如尽,一腹喂何妨?

形小过槐陌,声高近草堂。

岂能同燕雀,惟解占高梁。

啄木鸟终日辛劳,乐在林间啄食蠹虫的献身精神,令梁间燕雀黯然失色。这首五律,是一首生动形象的啄木鸟颂歌。

宋代马道所写的一首五律,则借吟咏啄木鸟,讥讽贪官污吏:

翠翎迎目动,红嘴响烟萝。

不顾泥丸及,惟贪食得多。

才离枯朽木,,又上最高技。

吴楚园林阔,茫茫争奈何。

小诗勾勒出“惟贪食得多”“又上最高枝”的啄木鸟形象,实际上是借鸟喻人,讽刺贪得无厌、攀权结贵的贪官,马道也因此被人们戏称为“马啄木”。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
关于当代大学生孝道教育的现状研究
探讨如何提高高中政治课程的教学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