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admin
  |  
字数:4479
  |  
阅读量:

白先勇,台湾作家,1937年生于广西桂林,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文学创作硕士。著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明星咖啡馆》《第六只手指》《树犹如此》,电影剧本《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等,重新整理明代大剧作家汤显祖的戏曲《牡丹亭》和高濂的《玉簪记》,并撰有父亲白崇禧及家族传记。他的小说被译成英、法、德、意、日、韩等多种语言文字,在海内外拥有读者无数。

【作品简介】

《台北人》写是沦落台北的大陆客。包括十四个短篇,主人公都是跟随国民党赴台的大陆移民。不管是将军贵妇、学者商人,还是妓女仆役,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过往与感伤。“大陆客们”朝夕思念远在大陆的亲人,在今昔对比中形成一股浓郁的独特的“大陆情结”。白先勇是国民党名将白崇禧的儿子,从西南军阀首领到偏安台海一隅,他对自己人生况味的感受和理解显然要比同时代的大多数人深刻。

小说卷首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首诗是《台北人》系列小说主题的总起,读后不能不让人思绪万千

【推荐词】

《台北人》是我的小学班主任在毕业前送给我的,看完后,才感到那么一丝的哀伤。这本书中的人物全都来自中国大陆,在那个混乱的时期,他们漂洋过海来到台北这座陌生的城市,或许,从他们走进台北的那一瞬间起,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悲惨的命运。于是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选择在现实中苟延残喘,在回忆中醉生梦死。书中没有很多华丽的言辞,没有很多感叹现实的话语,也没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做作,而只有那残酷的真实,每个人自己的哀伤与忧愁。白先勇先生用一個个鲜明的人物,一件件耐人寻味的故事,今昔对比,刻画了那个年代的悲惨,折射出一群人和一座城的一生心疼。

【作品赏析】

永远的尹雪艳(节选)

尹雪艳总也不老。十几年前那一班在上海百乐门舞厅替她捧场的五陵年少,有些头上开了顶,有些两鬓添了霜;有些来台湾降成了铁厂、水泥厂、人造纤维厂的闲顾问,但也有少数却升成了银行的董事长、机关里的大主管。不管人事怎么变迁,尹雪艳永远是尹雪艳,在台北仍旧穿着她那一身蝉翼纱的素白旗袍,一径那么浅浅的笑着,连眼角儿也不肯皱一下。【批注1小说以一句“尹雪艳总也不老”开篇,使她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让我们感觉一种“非人化”的境地。接下来写的都是尹雪艳的恒久不变以及她身边人、事、物的变迁,“不管人事怎么变迁.尹雪艳永远是尹雪艳……一径那么浅浅地笑着.连眼角儿也不肯皱一下”使笔下的尹雪艳更加带一种特殊的性格和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尹雪艳着实迷人。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方。尹雪艳从来不爱擦胭抹粉,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有似无的蜜丝佛陀;尹雪艳也不爱穿红戴绿,天时炎热,一个夏天,她都浑身银白,净扮的了不得。不错,尹雪艳是有一身雪白的肌肤,细挑的身材,容长的脸蛋儿配着一副俏丽恬静的眉眼子,但是这些都不是尹雪艳出奇的地方。见过尹雪艳的人都这么说,也不知是何道理,无论尹雪艳一举手、一投足,总有一份世人不及的风情。别人伸个腰、蹙一下眉,难看,但是尹雪艳做起来,却又别有一番妩媚了。尹雪艳也不多言、不多语,紧要的场合插上几句苏州腔的上海话,又中听、又熨贴,有些荷包不足的舞客,攀不上叫尹雪艳的台子,但是他们却去百乐门坐坐,观观尹雪艳的风采,听她讲儿句昊侬软语,心里也是舒服的。尹雪艳在舞池子里,微仰着头,轻摆着腰,一径是那么不慌不忙地起舞着;即使跳着快狐步,尹雪艳从来也没有失过分寸,仍旧显得那么从容,那么轻盈,像一球随风飘荡的柳絮,脚下没有扎根似的。尹雪艳有她自己的旋律。尹雪艳有她自己的拍子。绝不因外界的迁异,影响到她的均衡。【批注2尹雪艳的迷人之处也并不单单是她的样貌,更多的在于她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来的神态.也许就是这份神态,使她永远不老吧。虽然她由上海法租界的花园洋房搬到仁爱路的西式洋房.由旧上海百乐门舞厅的红舞女变成洪夫人,到最后成为尹公馆的主人、台北上层社会的交际花,她不停地变化的身份却一点都不影响她的魅力。她给我们的感觉并非一个风尘女子那么简单.更多的是社会里一个特殊的贵族。】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
关于当代大学生孝道教育的现状研究
探讨如何提高高中政治课程的教学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