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张运辅
  |  
字数:1067
  |  
阅读量:

阅读意蕴丰厚和含蓄隽永之作,怎样才能把握其主旨?注意“知人论世”乃是解决这问题的重要途径。“知人论世”之说出于《孟子》。“知其人”,是指阅读时必须了解作者的身世、经历、思想状况及写作动机等;“论其世”,是指应联系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来考察作品的内容和艺术手法。

作者的作品和他的生活、思想及所處的时代是密切相关的。我国古代诗歌历来主张“缘事而发”,因为作者思想感情、创作意图,都是由某种特定的生活刺激而产生的。因此,要准确把握作品的内容及意义,就必须知其人、论其世,即必须了解作者的创作背景和他的情怀志意,而这正是理解文学作品的必要前提。清人章学诚更一语破的:“不知古人之世,不可妄论古人之文辞也。知其世矣,不知古人之身处,亦不可以遽论其文也。”

有的人读书不注意“知人论世”,以致闹出笑话。唐代诗人杜牧《赤壁》云:“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全诗的意思是,在沉沙中发现了折断的戟,磨冼后方知是前朝用过的武器;虽“铁未销’,但已物是人非。接着引出以下议论:若“东风不与周郎便”,吴国就将灭亡,大小二乔必被曹操所获,并被禁锢于铜雀台。全诗以小见大,言近旨远,通过二乔命运喻示国家安危、社稷存亡,充分显示赤壁之战的重大意义。宋人许彦周置这些史实于不顾而妄下断语:“孙氏霸业,系此一战。社稷存亡,生灵涂炭都不问,只恐捉了二乔,可见措大(对杜牧的蔑称)不识好恶。”许氏不了解杜牧的写作意图和赤壁之战的意义,也不懂得诗歌表情达意的婉曲性这种艺术手法,以致曲解此诗的主旨。后人曾对此批驳说:“诗不当如此议论,此直村学究读史见识,岂足与语诗人言近旨远之故乎?”清人何文焕在《历代诗话考索》中对此说作了纠正:“诗人之词微以婉,不同论言直遂也。杜子之意正谓幸而成功,几乎家国不保,彦周未免错会。”这些批驳是言之有理,切中要害的。

鲁迅深谙阅读中的“知人论世”之道。他说:“我总以为倘要论文,最好是兼及全篇,,并且顾及作者的全人,以及他所处的社会状态,这才较为确凿,要不然,是很容易近乎说梦的。”他在评论陶渊明时说:陶氏固然写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闲适之作,也写过“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等“金刚怒目”式的诗篇。如果只看到其中某一方面,显然失之偏颇。故他说:“这‘猛志固常在’和‘悠然见南山’的是一个人,倘有取舍,即非全人;再加抑扬,更离其真。”由此可知,不对作者及其全部作品深入了解,而任意取舍,随意抑扬,势必跌入主观片面的泥潭,自然也就无法对作品有全面深入的理解。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发电机同期并网调试经验谈
本土文化认同与回归的价值思考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