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何颢华
  |  
字数:1293
  |  
阅读量:

删除,人生的一大智慧!

像许多家庭一样,在“二孩政策”之前,我一直是独生子女。由于这个特殊身份,加上家人望子成龙,从小至今,我的生活处处被亲情之爱包围着。

从洗衣服、拖地这样的家务小事,到做选择等大事情,家人都一一为我承担、处理,为我的人生开了不少“绿灯”,为我省下许多时间。一开始,我还有些不乐意,想自己动手,但家人总是制止我,慢慢地我便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习惯了,心安理得了。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生活挑战向我扑来,我才发现在家人特别的爱中的自己太幼稚,太不适应外面的世界了。

检查班级卫生的日子到来了,班上组织大扫除。我被分配到拖地。面对这个完全生疏的工具——拖把,有些紧张的我只能依照记忆中妈妈拖地的样子去劳动。很快,我便大汗淋漓——以前从不劳动的啊。

终于,我长吁一口气:总算完成了。突然,我发现,一位同学站在我身旁,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那样子就像看见了绵羊狼吞虎咽吃肉一般。

“你拖过地吗?”他疑惑了。

“当然。怎么了?”为了面子,我只好撒谎。

“拖地不应该从里往外拖吗?”

我一看地面——果然,“镜子”般光亮的地面遍布脚印,顿时语塞。

问题不仅出现于此。我是教师子女,父亲也是我的年级级长。我要搭乘父亲的车上学,可每次都迟到三五分钟;轮到值日时,其他同学已经把卫生公区扫好,我才姗姗来迟。渐渐地我成了同学们眼中的“特殊分子”。集体劳动课时,谁也不愿与我同组,我只能形影单只,成了孤家寡人。甚至有一次,级长——我的父亲,怒不可遏地走进我班教室说:“你们九班向来是我们年级的榜样,怎么会被举报有人吸电子烟呢?”一群我的好兄弟,齐刷刷地把目光聚在我身上,他们认为,我是那个告密者!

特别的爱让我变得“与众不同”,可这能全怪我吗?我开始思考去如何改良自己的处境。

于是,家中搞清洁时,我主动动手,父母有些意外,但还是放手让我干了起来。我询问着工作中的缺陷,父母一一回答,我谨记在心。此后,父母减少了溺爱,我也开始完成力所能及之事。在学校,我也主动向班主任提出要多承担班级的劳动任务。

一段时间后,父亲在饭桌上感慨说:“儿子终于懂事了!”我的生活也渐渐步入正轨。身为学习委员的我,期末还以最高票数被评为“优秀班干”!

温室中的花朵,难同仙人掌相比,置于自然终会凋零;动物园里的狮子,难同鬣狗相争,置于自然,只有饥饿。

社会虽无如此残忍,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却永久适用。爱,本无过错,然而物极必反,溺爱所浇灌的孩子,走进生活往往面临着更多的失意与痛苦。

欲自强,先自立;欲为人上人,先吃得苦中苦。人人都想成功,而人生的海洋不可能风平浪静,只有经历过惊涛骇浪并与其抗爭过,才能拥有远航的机会。

所以,父母们,请删除那“特别的爱”,让孩子面对生活,解决问题。而我们青少年,也应该将“溺爱”从生活中删除,,磨砺自己,陶冶修养,才能为未来打下良好的基础。

【点评】独特的视角,典型的选材,让人眼前一亮!“删除”意为丢掉不要的东西,而小作者却反向取材,删除“特殊的爱”,呼唤父母放手、自我独立。足见作者对平凡琐事的用心,对自我成长的反省,充满正能量!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发电机同期并网调试经验谈
本土文化认同与回归的价值思考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