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贾舞阳,张春兰
  |  
字数:5602
  |  
阅读量:

摘 要:当前,以“合村并居”推动农民集中居住,已经成为实现城镇化的途径之一。本文对河南省W市合村并居进行实地调研后发现,当地在“合村并居”建设中存在政府行政力量干预过强,村社纠纷严重,村落共同体在迅速消失等问题;笔者尝试提出培养社区自组织能力,以“村社理性”作为合村并居的指导原则,重构社区居民人际关系网络等措施,以期对今后合村并居建设有所助益。

关键词:合村并居;城镇化;共同体;村社理性

基金项目:国家大学生创新性实验计划项目(编号:201310307064)

1 问题提出

1.1 政策背景

“合村并居”一般是指,随着城镇化过程中村庄人口的减少,促使农村农民由原有的零散的自然村向选定的新建的中心行政村集中的过程。有的地方称之为“合村并镇”或“合村并城”。它是我国一些地区在加快城镇化进程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背景下,为了改革落后农村结构和管理体制,改善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更好的集约土地发展经济,所进行的将几个临近自然村整合起来、建立新型农村社区的综合改革和探索。

近年来,全国各地出现了大规模以“合村并居”为核心的新农村建设热潮,其中东部沿海地区山东省、江苏省,中部地区重庆市、四川省等地实施“合村并居”的力度较大,对如何开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当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引发了较大的批评。

1.2 研究动向

国内不少学者都对迁村并居的影响做过相应研究,郑风田、傅晋华认为,政府强制推进集中居住,一方面违背了经济发展规律,不利于地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又缺乏合理统筹与科学规划,造成对乡村自然环境与传统的破坏。[1]魏垂敬、党国英还指出,迁村过后破坏了乡村文化和农民生活方式;“迁村”政策不够民主,这为部分迁居农民的生活带来巨大压力。居住环境变迁、经济压力过大、就业不足与保障不到位、同质性社会交往导致的封闭与自卑心理、认同感的缺失,使迁居农民面临生活与心理的适应难题。[2]批评之余,研究者也应看到“合村并居”的积极意义。“合村并居”是在国家土地政策、新农村建设与社区发展三种政策力量耦合下的社会改造项目。“合村并居”的实施,能够有效节约宅基地,实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也便于公共物品的提供,更能实现农村社区与城镇的协调发展。李昌平等指出,要辩证看待“撤村并居”、“农民上楼”过程中的主要问题,认为“土地增减挂钩”的战略是正确的,只是实施“撤村并居”的策略有失误。[3]赵海林也通过对王村的个案研究,向我们展示了“合村并居”做法的积极案例——通过制度建设可以有效地推动农民的集中居住过程。[4]因此问题不在于是否展开“合村并居”,而在于寻找“合村并居”的合理方式,即何种方式、何种程度的“合村并居”能够保障农民利益,维护村社秩序稳定。本文试图悬置此类争论,以实地调查结果呈现“合村并居”中存在的不良现象及影响,分析造成此种结果的原因,并探索如何减少“合村并居”的消极后果,帮助迁村农民尽快适应新社区生活,以期为今后的“合村并居”工作提供有建设意义的支持机制。

2 调查地点概况

文章数据来源于笔者2013年7月在豫南W市为期一周的驻村调查,笔者采取随机抽样的方法,选取了W市“合村并居”17个试点的4个试点进行调查,重点考察了该地政府“合村并居”工作的推进策略,以及撤并后新社区居民的社区适应状况。调查地点的基本情况如表1所示,表1为计划用地和迁入社区人数,但在实际搬迁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响应号召迁入新社区的居民远低于计划数,入住率很低,在下文中将详细讨论其中原因。

在社区规划及补偿政策方面,W市引进外来地产商,对该市所有的“合村并居”试点进行统一规划,除时间先后差别外无任何本质性的差别,补偿政策统一为金钱补偿,居民自己在新社区买(建)房,补偿一次性发放,根据各地区各户的具体情况情况,每户1.5——5万元不等,新房只是毛坯房,居民搬迁后要自行装修。其中张庄、八台、六合为整村搬迁(即来自同一村庄的村民一起搬入新社区),枣林为零散搬迁(即来自不同村庄的村民各自搬入新社区)。

3 撤并中存在的问题

3.1 政府行政力量过于强势,村民自组织能力弱

有学者指出,21世纪初我国进入“行政社会”,研究表明,行政社会是通过两个逻辑呈现出来的:一个是行政的主动逻辑,其动力在于追求经济发展和财政扩张以及外部制约薄弱下的“万能型”能力;另一个是居民的无奈诉求以及困境的行政归咎,即将生活困境全部归咎于政府以及对政府帮助解决困境的不断诉求。[5]W市“合村并居”的过程也是当今行政社会的一个缩影,,据笔者调查显示,在W市四个村的撤并过程中,政府并没有充分了解民意,通常是有发展经济,推进城镇化进程的需求,便去向村民征地,社区村民也往往是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动员、劝诱、说服下被动参与政府及社区管理机构已形成决定的事项,或在决策形成之后被动地去执行,村民个人缺乏明显的主动权。当笔者询问村民,“迁村前政府是否征求过您的意见,您是否愿意搬入新社区”时,村民表示“村委会只是在村里集体开会给我们下达通知,告诉我们要迁村,政府让搬,不搬不行。”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
关于当代大学生孝道教育的现状研究
探讨如何提高高中政治课程的教学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