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陈俊维
  |  
字数:8685
  |  
阅读量:

摘 要:东晋高平郗鉴历来被研究魏晋南北朝的史家所忽略。西晋末年,继承了其祖郗虑门风的郗鉴,通过招抚流亡宗族,积累力量,得到了东晋王朝的重视。郗鉴南下之时正是王敦之乱前夕,在加入到东晋政府后,郗鉴帮助明帝先后平定了王敦之乱与苏峻之乱。此外,郗鉴在经营京口之兵、解庾王矛盾、发展生产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东晋前期能够得到平稳的过渡与发展,与郗鉴密不可分。

关键词:郗鉴;东晋政局;影响

王夫之言:“东晋之臣,可胜大臣之任者,其为郗公乎!”[1]“郗公”,即高平郗氏郗鉴,东晋成帝时曾官至司空。但若提及“胜大臣之任者”,人们首先会想到辅佐晋元帝的琅琊王氏王导而忽略了郗鉴的作用。事实上,纵观东晋一朝,郗鉴确如王夫之所言,配得上是中流砥柱的“大臣”。其居功至伟,后人却鲜有论及其功,可谓之憾。本文便从东晋前期的特殊政局出发,来探究郗鉴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1 家世背景

《晋书·郗鉴传》:“郗鉴字道徽,高平金乡人,汉御史大夫虑之玄孙也。”[2]要想全面了解郗鉴,首先要先了解其先世郗虑的生平。因为在士族门阀的魏晋南北朝社会中,先辈的影响往往能为整个家族的走向奠定重要的基调。据史书记载,郗虑字鸿豫,曾从师经学大师郑玄,并在荀彧的推荐下,成为三国时期曹操重要的人才集团——“颍川集团”的一员,随后逐渐得到曹操的重视,曾官至御史大夫。[3]但在建安十九年捉拿谋反未果的伏皇后一事中,由于在行动中并没有身先士卒,表现出对曹操的忠心,[4]因此逐渐被疏离中枢,销声匿迹,甚至在史书中都未列其传,只能散见于零星的史料记载中。

通过郗虑的生平可以分析得出:(1)郗虑是当时名士大儒,早年拜经学大师郑玄门下;(2)郗虑当时官至御史大夫,位高权重,拥有很高的声望;(3)郗氏家族直到郗鉴才开始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可能是由于郗虑在伏皇后被诛一事中失去曹操的信任,从此隐匿而致。郗鉴作为郗虑的玄孙,显然深受其影响。郗氏家族历代传承儒学门风,至郗鉴,也依然是“博览经籍”[2],可谓当时儒学之集成者,而这种世袭家学的特点也是日后获得东晋门阀士族文化认同的根本。[5]另一方面,虽然郗虑之后再无高官显贵,但高平郗氏一族名门声望尤在,在当地的宗族乡里中仍具有较高的名誉。此外,以其祖郗虑的政治生涯作前车之鉴,再加上西晋后期战乱纷仍,使郗鉴的政治嗅觉更加锐和谨慎。综上,虽然史称郗鉴“少贫孤,躬耕陇亩”,但“以儒雅著名,不应州命”,作为御史大夫之后,累世名望和名儒之后的有利条件使其在“乡议”的基础上成为了凝聚宗族乡里的重要凝聚力,此外,郗鉴为人恩义,“复分所得,以恤宗族及乡曲孤老,赖而全济者甚多”[2],这种救人于危难、施人以恩义的行为最容易形成以深受众人仰慕的领袖为核心的共同体,并由此不断积聚力量。[6]因此郗鉴被众人拥戴为主,携千家避难于鲁之峄山,成为东晋建国前夕北方部曲武装的一支。

2 东晋初政局与郗鉴南下

东晋建国之初,正是朝政不稳、政局动荡之时。东晋王朝偏隅江南,实力远逊于西晋,在与北方民族的作战中也处于守势。在国内,东晋王朝的政治特点是“皇帝垂拱、士族门阀、流民御边”,晋元帝司马睿虽居皇帝位,但整个朝政都控制在琅琊王氏——王导和王敦的手中,王敦更是手握重兵,屯于重镇武昌,遥望建康。而元帝不堪久居人下,便暗中培植自身势力。在中央,任用戴渊、周顗等名士以制王导,军事上,引刘隗、刁协等流民帅的武装力量以制衡王敦,意图恢复皇权政治。但由于东晋朝臣不愿看到皇权过度伸张而破坏门阀之序,尤其是皇权的膨胀更是损害了江南大族的利益,[5]因此,当王敦以“清君侧”为由进攻建康时,晋元帝身边也只有刘隗、刁协两支流民武装,其根本不是王敦的对手。之后建康陷落,刘隗、刁协被击溃,王敦把持了朝政,晋元帝也在兵败后郁郁而终。后明帝即位,王敦引兵退回武昌,但遥控朝廷,不臣之心渐起,此举遭到了东晋群臣的反对,其弟王导也站出来反对其造反之心,支持东晋政府,“率群从昆弟子侄而是余人,每旦诣台待罪”,[2]以求保住琅琊王氏一族。但当时明帝即位不久,东晋王朝军事实力严重不足,此时更难阻挡王敦东进之举。在“王敦之乱”已露端倪之时,东晋王朝的局势可谓不得不凶险,因此明帝便将希望寄托在当时都督兖州的郗鉴身上。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
关于当代大学生孝道教育的现状研究
探讨如何提高高中政治课程的教学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