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文章
发布时间:张吟春
  |  
字数:3349
  |  
阅读量:

在教学改革不断深入的今天,越来越多的教师重视课堂中问题设计的研究,以问题引领教学板块,主问题、高阶问题在学习中体现出相当高的价值。但是,由于绝大部分问题来自于教师的精心设计,主要是教师问、学生答,学生还是被动“接球”,学生的思维只是教师思维的模仿、后续、迁移,思维的发展依然受到桎梏,学生主体地位依然没有得到充分提升。

“问”是探求,“津”指渡口。“问津课堂”,以“问”引学、以学促“问”,让学生在善问中理清思维、在追问中深入思维、在发问中发展思维。只有学生乐“问”、善“问”,主动学习、个性学习,才能真正到达知识的彼岸。

一、预习:在“问”中锻炼思维的发现性和发散性。

预习是自主学习中的重要环节,所谓“先学后教”、“以学定教”,学生的预习情况,直接影响到教师课堂教学的定位;预习时的疑惑,也将是学习主体在课堂上关注的焦点。

学生课前预习,是第一次与文本对话,没有教师的任何干预和指导,思维是完全自由的。因此,鼓励和引导学生预习中提问,是锻炼他们发现性和发散性思维的最好时机。

1、给足空间,在发现中“乐问”。

教师在指导学生课前预习时,除了读准读通课文、理解生字词等常规要求以外,要特别鼓励学生在预习后提出问题。这样做既培养了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和习惯,又让他们对即将到来的课堂充满期待,更投入地参与课堂学习。在这个阶段,教师要以最大的耐心,放手让学生提问。一开始,学生的问题一定千奇百怪,甚至有的跟课文毫无关系,教师要善于引导学生的发散性思维,并且在充分的发散中,梳理和保存“发现”的火种,让这颗思维的火种在课堂上绽放耀眼的光彩。

比如,统编版二上《朱德的扁担》一课,学生课前预习后提出的问题有:朱德是谁?(时代过于久远,学生对革命领袖陌生);扁担是什么东西?(这种劳动工具在现代生活中几乎绝迹,学生很少见到);“会师”是什么意思?(非常用书面语言,不容易理解)什么叫“根据地”?(特定背景下的专用名词,不容易理解)为什么巩固根据地就“需要储备足够的粮食”?(涉及到实际经验)为什么大家“越发敬爱朱德同志,不好意思再藏他的扁担了”?(指向文章主旨核心)

以上大大小小的问题,既来自于生活,也来自于文本,但确实是学生的“真困惑”“真问题”。教师首先要对学生的爱动脑筋、敢于提问表示肯定和赞扬,同时要珍惜这些来自学习起点的问题,在课前进行科学精准的梳理,不同问题不同处理。有的可以带学生查资料、查工具书解决;有的可以在生活中咨询长辈寻求答案;还有的,可以留待课堂上一起探究——这一类问题,就是思维的“火种”,比如上面例子中的最后一个问题。

2、指明方向,在发散后聚焦。

当然,预习中提问的“发散”是指从不同的方向、途径和角度去思考,不等于“零散”和“无序”。在学生提问的热情被点燃以后,教师要指给学生预习时思考关注的方向,引导他们提出“有效问题”甚至“深层次问题”。上海师范大学吴立岗教授把阅读教学问题分为五大类,包括有关文章表层词句的疏通性问题、有关课文知识拓展的延伸性问题、有关思想内容深层的探究性问题、有关表达形式的鉴赏性问题、有关课文知识不同看法的评价性问题。因此,教师可以引导孩子从这几个方面去思考问题:课文的字词句有什么不理解的吗?语句背后有什么“言外之意”吗?词语句子或段落结构有什么独特之处吗?对课文的主题思想你有更多思考吗?经过长期不断的练习,学生的思维就会“往宽里行、向深处走”。

二、课堂:在“问”中发展思维的批判性和深刻性。

现在,“满堂讲”“满堂灌”的现象少了,许多教师沉迷于设计课堂提问,沉迷于对学生的答案进行各种“预测”。这样的课堂看起来完美高效,气氛活跃,实际上还是教师牢牢占据着主体地位,学生只是在师“问”的牵引下亦步亦趋而已。而学习品质的养成、知识体系的构建、思维力的发展,是学生不断自我内化的结果,所以,必须让学生获得最大的主动权。让学生得到“发问”的权力,课堂上执着于自己的问题,他才会有真正独立的思考,才会进行真正独立的探究。

1、创设时机,促发出“新问题”。

学生感兴趣的学习,是在课堂上能够和老师共同探究、共同发现。教师巧妙地创设时机,在课堂的步步推进中,引导学生主动提问,使教学内容不断地转化、生成。这样,学生的自主建构贯穿学习始终,这和教师单方面按部就班的“发问”是有本质区别的。

比如,统编版六下《北京的春节》。教师带学生通过自学阅读,整体把握课文内容,梳理“老北京人是如何过春节的?”。学生自主完成下表:

相关文档:
简述一种新型的机械自动泡茶杯
基于云服务的图书馆信息检索服务探微
由纸媒到网媒:英国《独立报》的转型之路
浅谈高中排列与组合的有效教学
浅析文书档案管理工作的创新
关于当代大学生孝道教育的现状研究
探讨如何提高高中政治课程的教学质量